我们所从事的 IT(Information Technology 信息技术)领域在国内简称信息产业,从单机时代的电脑和软件到网络时代形成硬件、软件和通讯的三位一体化。

深圳小程序开发|深圳APP开发|微信小程序开发|小程序软件开发|抖音小程序开发

风险投资助力互联网发展,曾经把这个领域定义为 TMT(Technology, Media & Telecom 技术、媒体和电信)泛称新媒体领域。


互联网属于电信业务,因为需要拨号上网才能接入网络,需要 DDN 或者卫星、光纤才能接入网络。


互联网接入在国内最早由邮电局负责,后来邮电局又拆分成中国邮政和中国电信,再后来又有移动、联通、网通、卫通、吉通、铁通等多次分分合合。


瀛海威也做过接入服务和托管服务,拨号上网的中继、DDN 和卫星线路都是租来的,本质上是虚拟运营商。


广播、电视网络早期属于单向网络,在地方又出现过闭路电视,在有限区域内用电缆或光缆传输信号,能自发自收的电视系统。


有这样的基础,广播网络也可以采用 Cabel Modem 接入互联网,然而这个却又归广电部门管。


在中国才会有互联网、电信网、广电网三网融合问题。在美国就简单多了,无论是 AT&T、Verizon,还是 T-Mobile、Sprint 都是电信运营商。


比如 AT&T 是美国最大的固网电话业务提供商和移动电话供应商,同时提供宽频及收费电视服务。


Verizon 除了语音通话业务,还有固定宽带和无线通信业务,并且还把做互联网接入的 AOL 美国在线给收购了,他们都是传统企业,不是国有企业,更没有电信局。


在电信网上有主叫、被叫或者上行、下行的概念。简单的举个例子用户 A 给用户 B 打电话,A 是主叫,B 是被叫,通常电信运营商会向 A 收费,而 B 则免费,因为 A 已经出了费用。


再举个例子用户 C 给用户 D 发短信,C 是上行,D 是下行,移动运营商向 C 收取 0.1 元短信费,而 D 则免费,同样因为前者已经付过费用。历史上也发生过双向收费问题,但那已经成为错误的过去。


作为中国移动用户内部收发短信,与中国联通用户收发短信,从用户的角度是一样的,但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却有网间结算的问题,假设中国移动的用户发了10条短信给中国联通的用户。


而中国联通的用户只给中国移动的用户回了1条短信,那么在网间结算的时候,除了来回的1条被抵消掉了,中国移动要为另外9条短信向中国联通付费,至于费用是 0.1 元还是 0.01 元那只是价格问题。


互联网源于电信网本身也是如此设计的,在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可以申请接入互联网交换中心(Internet Exchange Point),不仅仅是前面说的 AT&T 和 Verizon 等电信企业是对等的,甚至包括 Amazon、Apple、Facebook、Google、Microsoft 等计算机软硬件和互联网公司都可以申请接入互联网交换中心。


作者林兴陆在 Google 总部 YouTube 某办公室门口


事实上互联网公司也是有网间结算的概念,当初 Google 收购 YouTube 在很多中国人眼里看是件亏本生意,无论从技术的角度还是从用户的角度,似乎都不值得收购。至于为什么收购?


一方面当然和美国的硅谷文化支持科技创新有关。另一方面其实 Google 收购 YouTube 却又是件很划算的事。


因为 Google 为了索引全球网站的页面,爬虫 7x24x365 不间断的在抓取内容,大量抓取和更新的数据其实索引后和呈现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因此对于 Googlebot 来说,其实上下行流量极不均衡。


而 YouTube 的流量方向则恰好相反,只有 2% 的上行流量却有 98% 的下行流量,这样在面对和其他节点网间结算的时候,恰好抵消了网间结算时需要多支付给其他节点费用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理解不了这种模式?因为中国没有一家企业真正意义上接入互联网交换中心,在美国的互联网交换中心不属于任何一家电信运营商,他是以第三方中立机构的方式存在着,就像前面说的美国没有电信局,由这些企业自治协商解决问题。


早期中国互联网公司通常是把服务器托管在电信运营商的机房里,后来有自己搭建机房购买服务器自己部署,但是网络接入和带宽服务却需要向电信运营商采购。


Google 收购 YouTube 是件互利的事情。最早学习 YouTube 商业模式的优酷网,在中国的带宽却无法通过网间结算得到什么,因为网间结算没有传统企业什么事,那是三大运营商的网间结算问题。


从机房、服务器到带宽都是成本,还好当初优酷网的高管有电信运营商背景,和各家电信运营商合作在带宽采购上节约了不少成本,否则光带宽一项费用就吃不消,根本不可能熬到卖掉或上市。


中国不仅有三大运营商的互联互通问题,曾经至少有九个机构的不同网络关系错综复杂,最为典型的是教育网和几大电信运营商的隔阂,互防限制或者带宽很窄。


早有南电信,北联通的典型问题,各自为中心各种设限,互联网公司为了解决互通问题不得已在机房拉不同线路还提心吊胆,当然后来有 BGP 机房缓解或解决这些多线链路问题。


互联网的底层通讯本来也可以采用电信网相似的网间结算模式,不过由于这些特殊的历史背景造成了这种不对等的关系已经很难改变。


同时因为互联网、电信网和广电网的割裂,才一直存在着互联互通问题。以及各种相关部门说不清楚的行政职权问题,如网络电话是互联网业务却归电信部门管理,如在线视频却要广电部门管理,还有网络游戏却归文化部门等。


技术是同样的技术,网络也是同样的网络,但是业务逻辑和商业模式可能截然不同。因此互联网在这种特殊背景下,再加上互联网起初由一批科技和教育机构来推动,天生就缺少了内在的商业价值,互联网只完成了信息的传递,只完成了通讯的本质。


深圳小程序开发|深圳APP开发|微信小程序开发|小程序软件开发|抖音小程序开发


稳定

产品可用性高于99.9%

贴心

全国7*24小时客服热线

专业

产品经理在线技术支持

快速

快速建站上线运营快

承诺

我们选择声誉

坚持

10年专注高端品质开发
  • 返回顶部